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田昕:援藏,收獲大于付出!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次旺拉姆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4-12 06:49
摘要:田昕個人照 本刊記者 董穎 到西藏去,創三甲! 三甲醫院的評審細則一共有442個條款,都在田昕的腦海中。 之前,他作為北京市第二批組團式援藏醫療隊的一員,用一年時間幫助拉薩

田昕個人照

本刊記者 董穎

到西藏去,創三甲!

三甲醫院的評審細則一共有442個條款,都在田昕的腦海中。

之前,他作為北京市第二批組團式援藏醫療隊的一員,用一年時間幫助拉薩市人民醫院創三甲成功。這樣質的飛躍,飽含著援藏團隊和當地齊心協力的心血。最早西藏定的大病不出藏的兜底醫院是自治區人民醫院,拉薩市人民醫院在西藏各地市醫院中率先評為三甲后,極大地提高了當地的醫療保障。

那一批北京赴拉薩市人民醫院有15個人,北京友誼醫院作為牽頭主責單位,派的3人都是管理崗,之所以這么安排,因為三甲的創建,能力提升是一部分,但是同樣重要的是醫療流程、質量和制度建設。

一年使一所醫院創三甲,這個任務非常艱巨,尤其是到了當地,發現醫院的基礎和三甲還有很大距離。從管理上來講缺乏制度,有些需要從零起步,醫療技術流程也存在隱患。時任拉薩市委書記的齊扎拉(現自治區主席)對新任干部集體談話時說:你們要想一想,援藏為什么,在藏干什么,離藏能留下什么?這三句話讓田昕陷入深深的思考,整個援藏期間,這三句話一直在他心中,不斷地提醒自己。

初到一個陌生環境,文化差異,工作模式差異很大。以什么樣的工作方式融入大家,怎么去開展工作,這個是田昕面臨的第一個問題。

“要因地制宜。我當時主要是通過兩個事,一個是創三甲為抓手,在辦公室統籌工作中,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地拜訪。用了一個月,把十多個職能部門都走遍了,每個部門待一兩天,很快融入進去。”田昕說。

第二是從本職工作入手,醫院每天有早交班制度,一般簡短說下夜班發生的事,幾分鐘。“當時去的時候,他們每天交班都是說很多需要決策的事情,不僅交班時間很長,而且院領導沒有準備,后續進展沒人跟進。”這讓田昕找到了工作的切入點——改革現有決策機制。

以這個事為抓手,田昕規范了行文制度,一是拉薩人民醫院請示行文規定,二是院長辦公會制度。使大家規范請示匯報事項,該以什么格式、該給誰,前后是否征求意見,形成閉環管理。辦公會則提前把需要上會的材料準備好,集中時間處理,決策結果公示,大大提高了醫院的辦公流程。

同時,援藏干部變輸血為造血,每人結對一到兩個徒弟,田昕的徒弟是院辦主任和黨辦主任,可并無其他工作人員。當時辦公室無人可用,只好挖掘身邊人,檔案室的打字員熟悉文檔,所以整個制度建好后,將文檔管理工作教給她;另一個衛生員對每個部門很熟, 管送文件。

這樣,田昕師徒帶著兩個人把制度流程建立起來,也通過這兩件事情,融入了大家,打成一片。

與拉薩市人民醫院兩個“徒弟”合影

三甲屬于項目性工程,要對照四百多個條款,按ABCD(優秀、良好、合格、不合格)四個等級,要基本消滅D的項目,建成20%的A,60%的B,90%C。把D的項目消除,意味著把沒有的東西建立執行起來,援藏干部們利用業余時間,修訂了三百三十余項約200余萬字的制度,再分頭帶領去落實,在過程中逐漸轉變當地固有的觀念。

在預評審前,拉薩市人民醫院邀請北京的專家,進行了3次內部評審,“我們去之前第一次測評,D占到一半以上,基本沒有A的指標;我們去了大概半年第二次測評,D的指標還有10%到20%,A的指標占3%;預評審之前又請北京專家做了第三次評審,這時已經比較接近合格的水平了,又針對問題進行了填平補齊。”田昕欣慰地說,“拉薩市人民醫院是在七個地市里面第一個完成創建三級甲等醫院的目標。這是北京的要求也是北京的目標,意義很大。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結果還是很好的。”

指導拉薩市人民醫院各職能部門對照醫院等級評審條款自查

一年來整個拉薩市人民醫院發生了格局性變化,新建了很多學科,床位從200多張一下子提升到300多張,人員從300多人增加到500多人,整個醫院面貌一新,服務能力技術水平也都大幅提高。老百姓一說去拉薩市人民醫院,都知道那里面有北京的專家,有友誼醫院的專家,對醫院和醫生的信任感極強。

2017年8月2日,拉薩市人民醫院通過了西藏自治區衛計委組織的等級醫院的評審。8月4日,援藏團隊凱旋回京!

發揮 子作用

友誼醫院辛有清書記說,大家不能當糧食,吃完 沒了,而是要當 子生根發芽,帶動大家一起做,不論是管理還是技術,要能傳下去。所以,田昕和隊員們思考,如何發揮 子作用,提高當地醫療軟實力。

“主要有三 方式,一個是師帶徒,手把手的教。第二是請進來,缺什么學科 請什么學科。我們主要起了拉薩和后方的橋梁紐帶作用,北京大后方給了很大的支持,那一年北京專家赴藏達到一百五十多人次,把休息日拋去,基本上每天都有專家在。光友誼醫院 派了五十多人次的專家,所有領導班子成員都去過。”田昕說。

第三,走進去還要請回來。

“組團式培訓, 是把拉薩市人民醫院的中層干部及骨干,都請到友誼醫院跟崗培訓。”田昕說,“比如拉薩人民醫院副院長 跟著友誼醫院的副院長,他去哪你去哪,業務基本上都是相同的。他能從管理上,知道北京的三甲醫院什么樣,這個崗位上的人怎么去工作,都需要做什么,所以真的收獲很大。”

過來培訓的有管理干部有技術干部,技術干部可能針對某一項技術學成回去,管理是綜合性的,由點到面。“前幾批培養的主要是中層干部和骨干,到現在基本上覆蓋到全員了。全員輪訓,讓大家都有機會。這幾 方式相結合,醫院從技術能力到質量都有一個很大的提高。”田昕說。

中組部的領導、國家衛計委的領導、北京市和自治區的領導,都經常到拉薩去,每一次去都有不一樣的感受,都會感受到很大變化,信心也越來越強。

除了軟件提升,硬件提升主要是積極申請支持項目。像CCU(心臟重癥監護室)、ICU(重癥醫學科)、高壓氧艙、專家樓、急診科改造和信息化項目,都是在那一年里面建成的。還有一些原來申請的項目,在那一年投入使用。

田昕深深地感到,沒有一個人能做的事情,都是依靠團隊的力量和后方的力量。但自己在這個團隊中發揮什么樣的作用很關鍵。管理是橋梁作用、紐帶作用,要盡可能把龐大的隊伍串聯起來,讓每個人都發揮最大的作用,達到一加一等于三的效果。

圓滿結束援藏任務返京,北京援藏指揮部指揮,拉薩市委副書記肖志剛送別

援藏不是苦情戲

援藏一年,田昕感觸最深的,是視野的開闊。領導去的很頻繁,從中央到北京到當地的領導都經常去,政府的關心和支持真的很大。

那一年政府為拉薩市人民醫院除人員經費外投入經費一個多億,用于硬件及軟件建設。拉薩當時常住人口七十萬,也 是一般的縣級水平。一年投入一個多億,真是很大支持。

很多人擔心援藏對身體的影響,田昕說,去了以后都會有失眠、頭疼、腹瀉這些高原反應,但這不是病,適應一段 能過去。長時間生活的話,可能會有一些病,比如腦血管疾病,很多人在平原地區沒有體現,但是到了高原會暴露出來。

“我覺得,我還比較年輕,如果我都不行,別人可能更不行了,而且去之前自己和醫院都給準備了常用藥。”田昕說,“我主要是睡眠問題。但是我心態比較樂觀。對什么事,首先覺得自己能行,而且忍一忍也 過去了。既然睡不著覺,不如把這個時間干點有意義的事,不光我,那邊很多同志都是晚上工作。大家晚上開會。包括周末也好,除了在醫院的工作,也會出去義診。”

“我回來以后,整個身體上還好,也有一些指標不正常,但是這些我覺得通過飲食、生活上注意都是可逆的。”田昕提到援藏,“我覺得沒有那么多犧牲,而且都很值得。有的干部援藏三年,犧牲可能更大一些。跟他們比我真的還好。”

在拉薩的時候,到處都是風景,田昕說每次出去義診,路過祖國大好河山,都覺得很美好。“其實我覺得,援藏沒有必要渲染自己有多苦,對自己身體影響有多大,這個不是援藏的目的。援藏真的不是苦情戲,是激揚奮斗的青春。”

對于援藏的收獲,田昕認為首先是情意,藏漢之間的情意。大家分在不同科室,一年來跟當地醫生日日夜夜在一起,感情很深,離開的時候真是依依不舍。田昕回去過一次,當地醫生也組團來北京學習,再見面都跟親人一樣。

一次援藏行,一生援藏情,援藏隊員間情意更是真摯。而且,那邊醫患關系很和諧。大夫在那邊很幸福,按照馬斯洛需求理論,從最基礎的生理需求到社會交往需求,最后到實現自己的需求,在拉薩都能夠得到。

第二是能力有很大提高,原來以為拉薩工作節奏慢,但齊扎拉主席時任拉薩市委書記時提出,說辦 辦馬上 辦。現在西藏各個機關都有這個標語,也是這樣落實的,政府部門經常深夜才下班,早上很早上班。

從醫院來講,原來說拉薩的效率跟海拔是成反比的,現在則成正比。創三甲這一年全院周六停休,不光是援藏干部。本地職工也自愿放棄每周一天休假。大家都是有老有小,堅持一年真的不容易。本地同志都是憑著自覺,憑著對醫院的感情憑著對醫院更好發展的期望,做出這么大的努力。

同時,田昕認為,在西藏一年有這么多項目, 是在北京也是很難有這樣一個平臺,工作做完以后收獲是自己的。從能力提升上來講很有成效,回來以后,包括在通州后來的工作,自己都更加知道什么事情如何如處理,怎樣合理把事情辦好。

“我覺得這一段經歷真的是很難忘,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會去。付出與收獲比都是微不足道的,真的是收獲的很多。”田昕說。

隨遇而安

在田昕看來,青年人的成長,自信、樂觀、正直是最需要的,而自己的這些品質來源于從小的學習經歷。

讀小學時田昕年紀小,在班上不算最優秀的孩子。因此初中電腦派位去的普通校。也正因此,在初中出類拔萃的田昕有了自信心,相信自己能行。高中考上市重點,和各個學校的尖子生在一起,田昕又從身邊人身上學到了優秀的人是怎么做的,他們的習慣是怎樣的。

善于學習、不斷進取,田昕順利考上第一志愿華中科技大學,這所大學由華中理工大學、同濟醫科大學、武漢城市建設學院三所學校合并。

專業是衛生事業管理,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專業學什么,軍訓時有人開玩笑說,學預防的,以后去打預防針;學衛生管理的 是醫院門口掛號的。因為心里含糊,大一那年將近1/3的同學轉專業了。

田昕的性格頗為隨遇而安,即來之則安之。學了兩年下來發現,公共衛生的作用跟臨床醫學不一樣。臨床醫學是一對一治病救人,一天看幾十個病人,一年看幾千人;而一個好的衛生制度和政策,則能夠惠及一個地區的人口,或者在更大范圍的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所以自己學的專業非常重要。

大四畢業前,田昕覺得理論上還有欠缺,選擇碩博連讀繼續學習。2011年3月,正在讀博的田昕被當時的國務院醫改辦借調實習了兩年。

2009年醫改,主要是基層醫改,從2011年開始,醫改進入深水區,公立醫院改革開始。田昕所在的醫改二處是做政策的,那期間他學到很多東西,基層調研將全國大部分省份走遍了。從國家的宏觀政策,到政策怎么具體落實,從政策制定的角度到怎么執行都學到了。

那一段經歷使田昕的工作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也從醫改辦優秀的同事們身上,學到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做業務。

在調研期間,田昕和友誼醫院結了緣。

2012年友誼醫院是北京市醫藥分開改革第一家試點單位,醫改辦要看效果,派田昕蹲點式調研。那期間,田昕對友誼醫院改革的情況做了總體報告,報給國務院領導。

在調研過程中,訪談時任執行院長辛有清(現任黨委書記、理事長)過程中,辛院長從政策、改革的思考、對醫院管理的思考與田昕進行了深入交流,雙方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面臨找工作時,田昕原本考慮繼續做政策研究,但是后來經過仔細思考,也因與辛院長的交流,覺得自己更需要在公立醫院,在改革第一線鍛煉工作。“辛書記對我的影響很大,從各個方面給了我很多幫助和引導,是一個前輩、一個老師、一個榜樣。”田昕說。

這樣,田昕來到友誼醫院院辦,一個綜合管理的部門,在短時間內融入了工作。“這確實是綜合部門的好處,對各個業務都很了解。”田昕說,“那是2013年8月,我開始上班,到2016年8月整三年,去參加組團式援藏。

北京友誼醫院通州院區前期籌建團隊合影

每一次變化都做好準備

援藏期尾聲,友誼醫院托管通州區新華醫院,田昕又主動報名,從西藏回來后直接到通州工作。2018年12月22號友誼醫院通州院區實現了試開診,也是用了一年的時間。

“我喜歡做有挑戰和開拓的事。守攤不容易,但是我更喜歡做有開拓性的工作,去西藏是來通州也是。每一次到一個新地方心情都是比較激動的,因為都是未知感。”田昕說,“一年時間完成了開診前所有籌備工作,最終實現了2018年底試開診運行這個比較艱巨的任務。”

田昕喜歡有準備地工作,進駐前 針對工作背景、環境,工作的基礎和目標,制定了一些工作計劃,包括自己團隊的情況,有哪些人、怎么組織,每一個角色能發揮什么作用,都做了思考。

“但是到了以后要隨機應變,調整計劃去做一些事情。”田昕說。

從通州院區來講,2018年2月開始謀劃友誼醫院通州院區建設。之前通州只有潞河醫院一家三級綜合型醫院,友誼醫院是第一家三甲綜合醫院,為副中心醫療發展起到示范帶頭作用。

辛書記總結通州院區整個籌建過程概括為“三個100天”,第一個100天叫“調研決策期”,第二個100天是“政策調度期”,需要哪些政策支持,各個環節怎么支持。第三個100天是友誼醫院進駐,裝修改造、整體流程調整、各個科室設備的安裝,還有全院醫療流程的演練,在短短100天內完成很不容易。

田昕全程300天參與其中,對整個籌備的工作,包括醫院每一間屋子,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流程對接,都花費了大量的心血。

最終結果是欣慰的,不僅試運行整體很順利,目前醫院 診的京津冀等外省病人也很多,真的提升了整個副中心的醫療服務保障能力。

辦公室的工作需要協調和輔助決策,田昕在撰寫整個通州院區綜合性政策方案報告時,日日夜夜都在琢磨,各 細節都要考慮進去。友誼醫院原來在西城,95%以上的職工住在市區,讓大家往通州跑,很多人每天五點半起床。怎么去動員職工,也花了很多心思。要按照大局把整個工作推動起來。

“到了后期整個友誼醫院的氣勢很高,也是很順利的從各個方面按時按點的完成任務。” 田昕欣慰地說,“當時市委市政府對友誼醫院很信任,最后對友誼醫院的工作很滿意,很好的完成了既定目標。這源于全體友誼人勇挑重擔,舍小家、顧大家,克服困難,團結協作、不斷創新的工作態度和作風,凝聚成了敢擔當、擅組織、有作為、齊奮斗的新時代友誼創業精神。”

市領導調研友誼醫院通州院區籌備情況

感謝家人 感謝組織

如今,各項工作都在順利開展,田昕也因為突出表現被推薦為今年的北京市“五四青年獎章”候選人。

提到家國情懷,田昕說:“很多人會問為什么想去西藏,從自己來講,是、黨和國家培養了自己。包括去西藏,也是組織培養。趁著年輕,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讓自己的青春有值得驕傲的回憶。我的人生沒什么太宏偉的目標,但是我覺得能為對祖國和人民做一些有益事情, 很滿足。跟其他做了很多貢獻的人比,我這些真的微不足道,但也是盡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真的挺感謝這次經歷的。”

同時,田昕也感謝家人對自己的支持。援藏之時,田昕和同為友誼醫院的女友才交往不久,一年援藏即是牽掛也是考驗,在兩地交流中,兩人的感情加深,半年回家探親時,兩人領了結婚證。后來,擔任護士長的妻子作為專家成員到西藏講課,不知已有身孕的她承受了非常大的身體挑戰。

“我們援藏的人都有一個想法,真的是當地人比自己不容易,家人也比自己不容易。很多負擔,我們走了 留給家人去做。家人的支持真的是最大的動力,也是最大的后盾。”

田昕的父母身體不是 別好,但是從不讓他操心,經常寬慰他說沒事兒。當援藏歸來,田昕做的第一件事, 是帶父母進行檢查手術。現在孩子還小,雙醫夫妻的精力很少能照顧到孩子,也全靠父母支持。這是田昕的小遺憾,但是他想,等孩子大一些,要多和她好好交流,也給他講講爸爸在西藏的故事。

標簽:醫院     責任編輯:次旺拉姆

上一篇:錢躍龍:“援藏是一名醫者的光榮”

下一篇:沒有了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