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醫療援藏夫妻的雪域崢嶸】漫漫進藏路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覺阿拉姆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4-21 17:06
摘要:編者按:在那遙遠的西藏,在祖國最西南的邊陲——洛扎縣,有兩個平凡的人,他們從大學同學、相識相戀、攜手進藏開創那里的醫療衛生事業,到生兒育女、中年、老年……時間慢慢

編者按:在那遙遠的西藏,在祖國最西南的邊陲——洛扎縣,有兩個平凡的人,他們從大學同學、相識相戀、攜手進藏開創那里的醫療衛生事業,到生兒育女、中年、老年……時間慢慢改變了他們的容顏,奪走了他們靚麗的青春,雖然經歷了許多風雨、不平、委屈,卻未能改變他們為西藏人民救死扶傷、為醫療事業一生堅守的初心。他們在西藏洛扎縣相依相守25年,兩人牽頭逐漸辦起了那家可以說全國規模最小的縣級醫院,救治了無數的藏漢同胞,培養了大批的藏族醫務人員……正是他們倆在極端困難條件下從不停歇的努力,堅持在內調前把一所科室齊全的縣級醫院交到了洛扎人民的面前,構成了國家60年援藏事業的一個小小縮影。聽作者田毅講述一對醫療援藏夫妻的雪域崢嶸歲月。

誰,執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獨;

誰,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離;

誰,撫我之面,慰我半世哀傷;

誰,攜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誰,扶我之肩,驅我一世沉寂。

誰,喚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轢。

…………

每當我讀起倉央嘉措的詩句,眼前 浮現出姑爹姑媽的身影。從記事起,我 知道姑爹姑媽在西藏工作,在我心目中,他們是和父母一樣最親的親人。

我姑爹叫張常明,四川南充人;姑媽叫田國華,浙江蕭山人。我從小 喜歡他們,每次姑爹姑媽休假來浙江,都會領著我去逛街,給我買好多好吃好玩的。后來父輩們年紀漸漸大了, 10來年才會相約聚一次,我和妹妹也都參加工作、結婚育子、各忙各的,大家走動 少了,聯系也多是書信、電話……直到兒子工作后,我心血來潮和幾位同好兄弟一起騎自行車走了一趟青藏線,才真正體會到姑爹姑媽50多年前在西藏工作的不易,也很想知道他們怎么會在西藏整整待了25年,于是在他們回到浙江時,完整的聆聽了他們的故事,這才真正感受到姑爹姑媽這對平凡夫妻不平凡的事跡。

談起當年進藏的往事,姑爹姑媽還歷歷在目。這個故事的開頭有理想有愛情。當年,他們是華西醫科大學的同班同學,在大學時代幸福地相愛相戀,轉眼到了畢業時間。1959年,在畢業分配的大會上,姑爹代表畢業生表態:“聽從黨的召喚,到艱苦的地方去!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這樣,姑爹姑媽這對戀人 雙雙分配到了西藏工作。

很快,他們 和同時分配到西藏工作的十七位同學從成都出發了。乘火車到達柳園以后,他們換乘汽車進藏,軍用大卡車一路顛簸到達兵站,補充給養后他們的卡車跟著解放軍的車隊繼續前行,早上出發,晚上宿營。那時候的道路不像現在的公路,路面非常坑洼,汽車的顛簸可想而知,對于剛剛從平原地區第一次進入高海拔西藏的學生們,高原反應是免不了的。有一天,一位女同學在中途停車時下車 暈倒在地,是嚴重缺氧造成的,還好當時已經快到 的兵站,趕緊送進去及時搶救才脫離危險,但是第二天還得繼續前行。我姑媽說,最危險的一次是在途中遇到了藏軍叛亂武裝, 在同一條路上, 的幾輛卡車向拉薩開,藏軍的馬隊迎面而來,她聽到動靜掀開蓬布悄悄看了一眼,一隊騎馬背槍的藏族人,不少是穿著紫紅衣服的喇嘛。雙方眼目相對,誰也沒有動手,或許是都沒有想到會遇上對方……

遇到前面打仗 停,安全了 走,2000多公里的路 這樣走走停停走了半個多月。有一天傍晚,司機忽然喊大家:“都醒醒,都醒醒,前面 是拉薩了!”因為后期大家為了對付高原反應,盡量減少運動,平時都把鋪蓋鋪在車廂里平躺著,姑媽聽到喊聲爬起來一看,遠處高山上,那座層層疊疊的、雄偉的布達拉宮在夕陽的余暉下閃閃發光,拉薩,終于到了!

圖為姑爹姑媽1959年在布達拉宮前的合影

在拉薩等待分配和休整時,在一位與姑爹姑媽同時進藏的熱心人張羅下,他們辦了結婚證。1959年9月30日晚,全體進藏同學參加了西藏工委(西藏自治區黨委的前身)組織的國慶舞會,西藏工委組織部的同志還 地為姑爹姑媽送來了手書“革命伴侶”的大紅喜報。接著,組織上 安排姑爹姑媽去了山南地區,后再分配到洛扎縣。除了他們倆還有派到縣上的財會人員老李一路同行,他們從山南搭上了到當許兵站的軍車,到達措美縣后,再去洛扎 只有走路了。當時的洛扎縣還沒有通公路,只有山間小路,由于西藏平叛工作剛剛結束,斗爭形勢還很復雜,上級領導考慮到有可能發生的對政府人員的攻擊, 給這3人組配發了兩支步槍和7發子彈。說實在的,如果真有攻擊,兩支步槍加上3個沒有軍事訓練的人,最多也 起到報警震懾的作用,是阻擋不了反叛分子的進攻的,所幸一路上沒有發生什么意外…… 這樣他們3個人攜帶著2支步槍和2箱藥品,在向導的帶領下牽著馬匹上路了。

洛扎縣地處喜馬拉雅山南麓,一路上高山峻嶺、道路崎嶇、險象環生,但再難走的路到了此刻也只能向前。姑媽說上山的時候是可以騎馬的,下山卻不能騎馬,因為山太陡,經常有馬匹打滑滾下山崖的事情發生,有時候實在走不動了, 拉著馬尾巴走。早年我聽姑媽這么說以為是笑話,直到我后來在網上看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8軍進藏時一位小戰士拉著馬尾巴行軍的照片,才相信這是真的……

圖為解放軍第十八軍進藏,途中疲勞的小戰士揪著馬尾巴前進。袁克忠攝

經過日日夜夜的艱難跋涉,他們最后終于來到了目的地——洛扎縣。

洛扎縣隸屬于山南地區,位于雄偉的崗底斯山南麓。山南有四個邊境縣:朗縣、錯那縣、隆子縣、洛扎縣。 洛扎縣說是山腳下,但縣城的海拔 有3800多米。“洛扎”藏語意為“南方大懸崖”,洛扎縣由原西藏的三個“宗”(即縣)多宗、生格宗、拉康宗合并而成,全縣中部是一條大峽谷——洛扎河,東南與措美縣和錯那縣為鄰,西北與浪卡子縣相連,南與不丹王國接壤,邊境線長達200多公里。全縣5570.3平方公里,總人口當時只有3000多人。

圖為洛扎縣岔路口的路牌

面對一無所知的洛扎縣情況,姑爹姑媽又有著怎樣的“奇遇”呢?且聽下回分解。(藏網 文/田毅)

(責編: 王東)

標簽:崢嶸     責任編輯:覺阿拉姆

相關閱讀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