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改革開放我見證]我家的郵政緣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次仁央拉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02 12:21
摘要:快到退休年齡的大伯又回到老家街道居住,他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他說這叫葉落歸根,日子過得很滋潤。老家對門 是街道郵政局。 這些年,大伯跑郵政局次數雖然少了,但心里對郵

快到退休年齡的大伯又回到老家街道居住,他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他說這叫葉落歸根,日子過得很滋潤。老家對門 是街道郵政局。

這些年,大伯跑郵政局次數雖然少了,但心里對郵政的情感不但沒變,而且越來越深。一家三代與郵政有著化不開的緣分,濃濃的,烈烈的。

一、深情

早年,爺爺在外地當教師,奶奶在家拉扯四個孩子,那年景生活的困難是可想而知。爺爺愛繪畫,教學之余,投稿掙得不少稿費。當年,稿費是通過郵局寄送的,而且是唯一的途徑。家中油鹽醬醋 指望著這錢。年底,生產隊買工分,也常用這錢。

大伯說,當時的郵政局 在老家旁邊,是俺家的“小銀行”。隔不了幾月, 有稿費寄到家里。因要去生產隊蓋單位公章,也引起小雞肚腸的人羨慕與懷疑:這家男人在外干啥?

不久,因為時代的原因,爺爺被遣返回鄉。爺爺從小誠實,鄉親們覺得他不會干壞事。因此,大隊給他的崗位 是去駐地機關部門打掃衛生。

“你是那常往家寄稿費的畫家?”爺爺第一天 去郵電局打掃廁所,那慈善的局長開門見山地問道,語氣帶著尊重和意想不到。

“哪是畫家,只為養家糊口。”爺爺 這么低調,他心知肚明自己的處境。

“想看報刊 來,可到我辦公室,別外傳;廁所我們自己打掃。”局長看透爺爺讀書心切,直截了當地說。爺爺心理暖暖的,感謝這位好人。

那個年代,爺爺把唯一的繪畫愛好也放下,只在春節期間,畫幾幅年畫,喜慶一番。節后,還要抓緊銷毀。

七十年代末,爺爺原工作單位寄來信。這是一直壓在心底的、一直期盼的一封信,從郵遞員手里接過的一剎那,爺爺老淚縱橫。有高興,有委屈,有期盼,也有為年華流逝而心急。

不久,爺爺重新上崗,到縣城當了高中教師。

二、結緣

爺爺對子女很嚴格,喜歡愛學習的孩子,奶奶也對孩子學習督促很緊。因此,大伯姊妹幾個,包括我爸,學習成績都不錯,都是村里出名的好孩子。

大伯上初二那年,恢復高考了,學校里生機盎然。大伯愛好寫作,作文刊登在了一本作文雜志上。當時,教輔材料太少,遠沒現在這么五彩繽紛。

稿子刊發一個多月,大伯收到來自廣東佛山的求援信。遠方來信,大伯驚奇又高興。信是佛山的一個初一學生寫來的,他因輟學在家又想復讀,沒有課本,是從那本作文雜志上看到大伯的地址,順藤摸瓜,希望大伯能夠給他買語文、數學、政治等課本。

大伯十分高興,弄清初一課本與他用過的一樣,便把用過的課本給寄過去,還附了一封信,鼓勵那位學生珍惜時光,勤奮學習。

因為遠方來信,因為熱心助人,因為作品發表,一時間大伯成了名人。此后一段時間,大伯放學路過郵局,投遞員見面總會問詢一番。大伯心里美滋滋的。

學期末,佛山那孩子寄來書錢和2斤茶葉。大伯知道那孩子家境困難,奶奶也支持把書費和4斤花生粒寄了回去。

伴隨著書信來往,彼此更加了解,知道佛山那家經濟拮據,雙方更是互相鼓勵。用著當時社會上流行的語言,什么“知識爆炸時代”“知識改變命運”“我的理想是當科學家”等交流著。

大伯還偷著積攢零花錢,每到十元, 給他寄去。自然,換來感動和“一定好好學習”的決心。

初三時,大伯考上師范學校,算是“鯉魚跳龍門”了。次年佛山孩子考上縣一中。雙方開始互稱兄弟了。伴隨改革開放春風,雙方家庭經濟都開始大有起色。

大伯參加工作不久, 調入政府部門,當了秘書。“佛山兄弟”考上了北京郵電學院,后來分配到北京的一家研究院。盡管有了電話,但還保持書信往來。長時間收不到來信,大伯 去郵政局問問。

三、聯姻

1987年,大伯有了兒子,取名叫“政”, 是我的堂哥,我覺得該是有“郵政”的元素。大伯把兒子的百日照寄給“佛山兄弟”。“佛山兄弟”發自內心高興,連夜郵寄一身童裝。在當時鄉鎮,那款式、那色澤、那質量是很難見到的。

次年,“佛山兄弟”也結婚了。每年過年回家,總專程先看望大伯。有一年,恰逢郵政局小王來村送信,聽到這些故事,很感動,忙給照了合影,大伯一直掛在家里。

慢慢地,“佛山兄弟”家寬裕了,他深知大伯的愛好, 通過郵局給大伯訂閱好多報刊,要求郵遞員送到家里。一連幾年,郵遞員幾乎天天要去大伯家,讓鄉親們十分羨慕。

是 殊的郵政情節,讓兩家人心相通,情相融。2004年,堂哥考上北京一所大學。堂哥報到那幾天,已發展成老板的“佛山兄弟”陪玩了整整三天,大伯到覺得過意不去了。

次年,“佛山兄弟”的女兒考上了北京另一所大學。女兒取名“悠悠”,從發音上看,我覺得似乎也沾有“郵政”的元素。他們早知道父輩的故事,交往也十分默契,堂哥常常被請到對方家里吃飯,春去秋來,兩人由普通朋友成為了戀人。

后來,“佛山兄弟”的女兒,變成了我的堂嫂。他們倆也從事著與郵政相近的工作。每次回老家,堂哥總指著附近郵局,說著當年的故事;大伯指著墻上照片,例數過去的珍重。

堂嫂孝順有加,把公婆當成父母;堂哥富有愛心,把岳父岳母不當外人。每次郵寄物品,一家人總習慣去郵政局。因為,郵政是心中最親,郵政離家最近。

(藏網 通訊員/韓立新)

(責編: 胡瑛)

標簽:改革開放     責任編輯:次仁央拉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