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行走者”阿來:用腳步丈量詩歌,用思想與空間對照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扎西拉姆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27 06:34
摘要:2013年冬,甘孜,翻越卓達雪山去往瞻對。 2018年春季開學,麗江人驚喜地發現,在人教版八年級語文課本中,入選了一篇阿來的 《一滴水經過麗江》。 有獨 視角,跟阿來的閱讀興趣分

2013年冬,甘孜,翻越卓達雪山去往瞻對。

2018年春季開學,麗江人驚喜地發現,在人教版八年級語文課本中,入選了一篇阿來的 《一滴水經過麗江》。

有獨 視角,跟阿來的閱讀興趣分不開關系,《云南史料叢刊》《麗江文史資料全集》《南坪縣志》《羌族石刻文獻集成》《嘉定往事》《甲骨文字典》《舊期刊集成》……在阿來的辦公室里,這一類的書很多。這讓阿來每到一個地方,往往比當地人還更懂得當地。他去麗江,當地向導說要“帶著阿來游麗江”。阿來 把自己想要了解的內容所列的清單拿出來,對方一看,很多自己都不知道,很服氣,“是阿來帶著我們游麗江。”

邊走邊讀

閱讀是行走世界的向導

身為小說家,對文學的閱讀自然不會缺少。聶魯達、惠 曼、辛棄疾、蘇東坡等,是阿來豐盈的營養來源,但并不僅限于此。

從《瞻對》到《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再到最新的獲魯獎作品《蘑菇圈》,阿來顯示出對歷史、地理、自然的深度挖掘興趣和能力。對于阿來,閱讀也不只停留在文字意義上,他會用腳步去丈量詩歌,用思想與空間對照。去智利,他讓聶魯達的《詩歌總集》作為自己的向導。去河西走廊,他翻開林則徐的西行伊犁日記。如果身處世界一流的大學圖書館,他一定不會放過查閱曾經前往中國的國外探險家的資料,如曾經發現中國香格里拉的美國探險家、植物學家約瑟夫?洛克,以及英國人斯坦因,法國人伯希和等等。想要了解某地,他還會查閱以往官員的工作日記,比如民國時期前往新疆做稅務調查的財政部委員謝彬的西行日記。阿來發現,那些官員的工作筆記,文字有滋味,行間有歷史。

植物學類書籍是阿來閱讀的一大重頭戲。他寫過很多植物類的 ,能認出很多人都認不出的花,并能清晰說出其 屬科名。在阿來的辦公桌,堆了幾十本有關植物學的書籍,比如《四川龍門山植物圖鑒》《四川白水河 自然保護區生物多樣性圖集》等等。

癡迷讀書

﹃我的知識結構,基本是看書自學的﹄

阿來坦言自己學歷不高,也曾有繼續讀書深造的機會,但他放棄了,“我不太想聽別人講,我更希望自己讀。我自己的知識結構,基本都是看書自學得來的。”

喜歡讀書, 得擠時間。候機,航班上,汽車大巴上,他都會帶書。“不同的交通工具,選書也不同,比如坐汽車看書,眼睛比較吃力。 帶大字體的、圖多的書看。”他看書專心,記憶力又好,“凡是看過一遍的, 記住哪些東西在哪。下次再找,很準確 找到了。尤其是關于植物方面的。”

在阿來的辦公室,書柜、桌子、沙發、地上、茶幾上,隨處都是書。“我是同時看好幾 書。不同的書,放在不同的位置上,在不同的狀態下,讀不同的書。家里也是如此。除了書房,衛生間有一摞書,床頭柜上一堆書,陽臺上一堆書,餐桌上一堆書。在不同的地方,看書會給我不同的靈感。當我累了的時候,我的方式是換一 書讀。”寫作的時候,阿來讀書更多,“像此前寫《瞻對》,光寫筆記,我 寫了幾十萬字。用的閱讀資料,有80多本。”

作為知名作家,阿來會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演講邀請,好在他本身也喜歡旅行。但去過很多地方的阿來坦言,自己并不是“集郵打卡型”,“我國近旁的好些國家,旅行社大 ,但我 是不去,沒有別的原因,沒讀過那里的文學,去了, 是一個傻游客。”他想要的是,用文學與地理的對照,在精神的層面,去推開一個更深的世界。

高原訪花。

足跡

追尋外國探險家的腳步

車里放著行李箱,經常獨自奔向高原

1920年,美籍奧地利人約瑟夫?洛克,以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撰稿人、美國國家農業部探險家、美國哈佛大學植物研究所攝影家的身份,先后在中國西南部的云南、四川一帶,進行了長達二十多年的科學考察和探險尋訪活動。這位傳奇人物探險到了傳說中的神秘黃金王國“木里”,深入到了貢嘎神山。他在美國《國家地理》發表了他的發現,世人由此知道了香格里拉。

這樣一個人物,吸引了阿來的知識興趣。

2017年,為了寫一部主角以探險家、植物學家約瑟夫?洛克為原型的小說,阿來無數次驅車前往四川西南邊緣的木里縣,他要追隨洛克的腳步,重走探險之路。在接到美國兩所大學邀請去講學時,阿來還去打聽哪所大學的圖書館里有洛克的資料。除了講學,剩下的時間都泡在圖書館,把當年洛克拍的照片、寫的日記,包括他的傳記所有 都讀了一遍。

阿來很感慨,外國探險家可以不辭勞苦,從中國帶走幾千 植物。“僅1928年4月到9月,不到半年時間,洛克 帶走幾千件植物標本,外加各 飛禽標本700余件。”這里面有很復雜的歷史情愫,他很想弄明白。除了洛克,阿來還沿著斯坦因、伯希和、斯文赫定等西方探險家的腳步,帶著攝影器材和資料,驅車去了河西走廊、新疆等地。

阿來癡愛讀書,但他并不是書齋型作家。除了大量閱讀,他也非常熱衷用雙腳行走積累素材和經驗。阿來時不時獨自一人開著車奔向青藏高原,車里隨時放著一個行李箱,里面塞著洗漱用品,還有野外露宿的帳篷、睡袋、折疊桌椅。少則十多天,多則兩個月。一個縣到另一個縣之間,有時候要花去一整天。大部分時間在路上,怎么辦呢?挑兩三張古典音樂,邊開車邊欣賞,累了 下車休息。一路上幾乎是無人區,打開折疊桌椅,看看詩集,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發發呆看看云,一個人也不會覺得孤獨。在高原行走,他還養成了觀察植物的習慣,給單反相機配了5個鏡頭,拍植物。

個性

沒有微信和微博

﹃但網絡我是用得 的﹄

阿來不用微信、微博,但他并非反對現代科技。事實上,他很善于利用網絡查資料,他還自言:“我相信我運用網絡是運用得 的。我用搜索引擎非常多。在網上也讀了不少書。網絡對我來說, 是一個移動圖書館。你看,如果我要找什么資料,我一輸關鍵詞,‘嘩嘩嘩’ 什么都出來了。”說著,阿來 拿起自己的手機給記者看他最近的百度搜索記錄。有《救荒本草》《孝經》,還有魯迅的《朝花夕拾》,“這些都是想到哪兒,一時半會兒也不太好找到書, 在網絡上搜出來看一下。”

“為什么互聯網這么偉大的發明,正是我們該重點利用的地方,我們卻沒用好,可惜了。我發現我們中國人很多人使用網絡,太多心思放在了買便宜貨上,甚至買假貨都不在乎。這個我覺得值得反思。”談到圖便宜,阿來又提起10年前在紅星路二段不足十平米的小書店里的往事。這家小書店里有很多人文書籍,品位不俗。但是由于利潤太低難以支撐經營,最后被一家繡花鞋店取代了。阿來還專門寫了篇 表達惋惜之情。

這件事讓阿來一直耿耿于懷,他不只一次講過:“按理說,這個地段有很多文化單位,養活一個小小的書店,應該是可以的,但 是開不下去。其實也不奇怪。有一次小書店里來了個熟人,一本書本來 30多塊錢,他還一直喊老板打折。其實他抽盒煙,都不止這個錢。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好的,對知識產品骨子里不尊重。”

(責編: 常邦麗)

標簽:用腳     責任編輯:扎西拉姆

上一篇:西藏:旅游發展做加法

下一篇:沒有了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