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何小波和他的44位藏文老師:手把手教你寫漢字口對口教我說藏語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多吉本瑪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30 18:28
摘要:中國西藏網訊 拉薩市某路行駛的公交車上,一位帶有書生氣的中年男子拿著手機向周圍的藏族乘客求助,“您好,能不能幫我聽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乘客熱情地幫他翻譯,告訴他這

中國西藏網訊 拉薩市某路行駛的公交車上,一位帶有書生氣的中年男子拿著手機向周圍的藏族乘客求助,“您好,能不能幫我聽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乘客熱情地幫他翻譯,告訴他這句話的意思是“老師,學生的本子找不到了。”求助的這名男子是拉薩一小分校(海淀小學)二年級5班班主任何小波,是北京第八批“組團式” 教育援藏團隊中的一員。

談起一年來在拉薩援藏教學的經歷,何小波百感交集,有毅然赴藏的不悔,有教育學生的成 感,有收獲滿滿情誼的戀戀不舍,也有對家庭的愧疚。

圖為何小波接受記者采訪。攝影:王茜

驕傲

“我非常熱愛教師這份 、熱愛拉薩。”為了更快更好地融入拉薩的教育工作,他幾乎隨時隨地向周圍的人請教學習,有時下班路上接到藏族學生或者家長的咨詢,他也不忘向周邊人求助并及時回復。何小波說:“困難 在于有時候溝通不便。在學語文拼音的過程中,我們有的作業 是讓學生用微信發語音給我,內容是‘老師,我是誰,我要讀……’。因為孩子小,很多時候需要家長監督,但是有的家長不認得漢語,這時候困難 來了,他發藏語詢問或者回復,我聽不懂,然后我留作業用漢語,他看不懂,然后他會在群里問。我 隨時到處‘抓人’幫我翻譯,有時請教藏文老師,有時 是詢問街上陌生的藏族群眾。”

有付出 會有回報。何小波拿出手機,給在場記者聽學生發的語音作業,大家幾乎聽不出來這些字正腔圓的聲音是來自二年級藏族學生之口。何小波覺得自己做的事大有意義,他只要想到班里的學生在兩年以后,普通話水平肯定能有很大提升,心里 別驕傲。“我們互為老師!基本上是我教孩子們漢語,他們教我藏語。課間時我坐在地上,小孩會趴在耳邊教我說藏語,用小手摸著我的臉、我的嘴巴糾正口型,教我發音,如果錯了,他會拍我。”何小波笑稱自己收獲了一堆小老師。“今年暑假前的成績與去年冬天時相比,我們班的成績提高了八分左右。一開始彼此不熟悉,后來慢慢地,孩子跟我相處融洽,在學的過程中成績會有提高。”

圖為課后一位孩子抱著何小波,這位孩子提出老師要親吻他一下才讓走。攝影:江飛波

難舍

今年7月15日放暑假,何小波準備回北京,在沿著拉薩河邊公路走的時候,他即將回家的興奮和對家人的思念突然化成絲絲惆悵,“感覺 是離開拉薩離開學生了, 別放心不下,雖然只離開二十幾天,但還是覺得 別的牽掛。”短短一年,何小波和他的44名藏族學生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何小波曾因意外致使三個手指骨折受傷,根本寫不了字,原本活潑好動的學生貢桑拉達知道后,拉著老師說:“您的這手很快 會好了”,還輕輕的撫摸,像是為他拂去疼痛。他說,“我當時感覺心里仿佛暖暖地化成水”。

圖為貢桑拉達撫摸何小波受傷的手指。 由何小波提供

何小波發現藏族小學生的家長非常重視內地班的招生考試,有的會片面地追求考試成績高分。雖然有情可原,但是何老師認為小孩子們更需要享受“快樂教育”。他說,“去年一年帶學生,我更多的時候是把時間交給他們,讓他們有自由發展的空間。”

“藏族家長對老師是打心底里尊重,打招呼的時候,他們會把手掌心向上抬高,抬得越高越表示尊敬。”何小波不止受到家長的尊敬,還收獲了和家長之間的友誼。“很多孩子的家長和我差不多或者比我小,都拿我當朋友,認識之后都會過來問候,比如:您對這高海拔適應嗎?還拿紅景天來給我等等。后來更熟悉了,看到我跑步鍛煉有的家長還會過來調侃,說您比我們還厲害。”

不悔

談起援藏的緣由,何小波把一切都稱為緣分使然。“參加這次援藏的其他老師原本是去年3月份接到通知,4月份體檢。因為有位原本要來(援藏)的老師家里突發困難,臨時需要換人。我清楚記著是7月份某個上午得到通知,因為情況突然且援藏對個人家庭會有影響,中午我 回家與家人商量,同樣是教師的愛人表示支持,老人也讓我放心,說家里一切都好。下午我 向校長匯報,決定來拉薩援藏。”何小波赴藏的時間竟是如此緊湊,周二接到通知,周三體檢,周五參加動員會,前后不到20天的時間他 站在了拉薩的土地上。“我覺得跟拉薩很有緣分,我站在講臺上跟家長開會時也說,從沒想過會在西藏拉薩有這樣一段經歷,我覺得這 是我和藏族孩子,我和你們之間的緣分。”

圖為班里的孩子搶著擠進何小波的手機鏡頭,引得只露出一只眼睛的何小波哈哈大笑。攝影:何小波

踏上講臺,何小波 是一名“斗士”,他說:“站在講臺上的時候,缺氧、高反等等都對我來講都不是問題,沒有功夫去想這些。 是一門心思,踏踏實實地去教孩子知識,讓孩子在這 安全舒適的環境里踏踏實實地學習。”

“很多孩子的家長都跟我說能不能再多待兩年,帶孩子到四年級。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對這些家長的挽留,如果我不是處在這個尷尬的年紀,我有信心也有能力帶到六年級,這個絕對沒問題。但是家里邊父母、子女確實也非常需要我,有的時候感到無可奈何。”想到自己“上有老下有小”,這位堅強面對高原上各 困難的中年漢子,情不自禁哽咽了,感到愧對家庭,也有對藏族學生們的不舍。“過春節回到家里,有一天女兒突然問爸爸你為什么還要去(拉薩)。我這心里突然酸澀,孩子初三升學在即,身為人父卻不能為孩子盡到教育的責任;幾天前得知老母親因為腦梗住院,身為人子卻不能在病床前盡孝。”提及這些,何曉波滿是愧疚,但他依然不悔,仍然堅持在工作崗位上,從來沒有提出要請假回京。“現在離結束援藏還有一年,我會全身心地教授孩子們知識,讓自己心底里的陽光溫暖高原的孩子們,讓這兩年成為我和孩子們最美好的時光。”(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茜)

(責編: 常邦麗)

標簽:藏文     責任編輯:多吉本瑪

上一篇:筆底東風 畫里春潮

下一篇:沒有了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