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堅守65天 穿梭長江源頭——青海移動助力班德湖斑頭雁孵化直播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冷德友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7-02 18:17
摘要:直播現場保障 班德湖,位于長江源頭沱沱河北岸,東距青藏公路及鐵路沱沱河大橋約40公里左右,海拔4600米以上,是典型的高原湖泊。在廣袤的江源地區星羅棋布的湖泊中,班德湖是一

直播現場保障

班德湖,位于長江源頭沱沱河北岸,東距青藏公路及鐵路沱沱河大橋約40公里左右,海拔4600米以上,是典型的高原湖泊。在廣袤的江源地區星羅棋布的湖泊中,班德湖是一個普通的小湖,甚至在一般的地圖上,沒有標注它的名字。然而,在2018年4月21日至6月5日期間,班德湖卻似“一夜成名”,在國內廣為人知。這源于一 鳥——斑頭雁,號稱世界上飛的最高的鳥,計有3000多只在班德湖中兩個小島上進行為期40多天的產卵孵化。這源于一個叫綠色江河的組織及央視、上海、南京等電視臺在4月22日地球日、五四青年節、六一兒童節、6月5日世界環境日等時間節點對斑頭雁孵化進行專題直播。這還源于青海移動4G網絡及專線寬帶給各類直播提供不間斷的通信保障和服務。

移動助力保障給力

斑頭雁“家事”天下知

每年4月下旬,數以千計的斑頭雁不遠萬里飛越喜馬拉雅山,從印度來到青藏高原長江源頭的湖泊進行繁殖,僅在班德湖 有3000多只湖中在兩個小島上筑巢孵化。

“美麗中國,我是行動者”。這是2018年世界環境日主題。4月22日到6月5日,由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青海省環保廳、格爾木市委市政府主辦,綠色江河環境保護促進會、北京、上海等17家城市動物園承辦,在班德湖進行為期45天的長江源斑頭雁孵化直播。一時,綠色江河志愿者、電視臺記者云集班德湖。早在3月下旬,格爾木市委宣傳部一紙建議函發至青海移動格爾木分公司,函告格爾木移動對長江源斑頭雁孵化直播提供通信保障。來函說,鑒于格爾木移動有通信保障方面的成功案例和豐富經驗,發揮央企公益職責,做好這次直播的必要的通信保障。

班德湖

“美麗中國,我是行動者”。格爾木移動在青海移動的大力支持下,責無旁貸,勇挑重擔,立即行動起來。自4月5日開始,制定保障方案,實地勘測,放光纜,架基站,布專線。至4月21日,歷時17天的施工,累計投入施工人員119人次,車輛34臺次,敷設光纜線路38.7公里,跨河道立油木桿10棵,安裝開通4G基站2個、傳輸設備1套、互聯網專線設備1套、通信保障電話1臺和電源設備2套,所有業務全部按時開通。4月22日至6月10日,進入通信保障常態化維護期,累計出動維護人員50多人次,車輛20臺次,保證了班德湖現場4G網絡和專線的通暢。據現場測試,4G網絡上傳速率達24Mbps,下載速率達50Mbps,200M專線保持穩定,滿足了手機、網絡、電視現場直播的各類需求,格爾木移動歷經艱苦卓絕的努力,圓滿完成了通信保障任務。6月5日世界環境日,記者在班德湖現場采訪主要承辦者、綠色江河促進會楊欣會長時,他正在通過手機 連線遠在千里之外的西寧的省委省政府領導,實時匯報斑頭雁孵化和直播情況。楊會長高度評價了青海移動通信保障工作,說網絡信號好,專線暢通,并指著現場央視等三家同時直播的情形,說畫面流暢,一點都不卡。

這次斑頭雁直播可謂規模空前。綠色江河組織在班德湖畔建立保護營地,長期駐守,在湖中島上安裝高清云臺攝影機,通過太陽能供電,無線網絡傳送,對斑頭雁進行全面跟蹤拍攝,并通過大晉網微博、界面新聞進行實時直播。每當周六、周日和地球日、五四青年節、六一兒童節、六五世界環境日等時間節點,央視、北京、上海、南京等17家電視臺進行專題直播,在斑頭雁筑巢、交配、孵化的7周中,共計達14次直播。將班德湖營地搭建、班德湖鳥島運送安裝設備、海拔4600米之上的保護站志愿者生活、斑頭雁班德湖降落、斑頭雁鳥類調查、斑頭雁雪中孵化及蛋被黑頸鶴偷吃、斑頭雁出殼、甚至長江源牧民孩子一天的生活等等,展現在千家萬戶的電視畫面上、無處不在的網絡 中、上海南京等城市動物園的大屏幕上。

移動助力,直播給力,長江源頭的神秘揭開了面紗,班德湖從無名小湖逐漸成為眾人皆知的名湖,住在長江頭的斑頭雁和住在長江尾的人們,不再是“日日思君不見君”,斑頭雁們日常生活的家庭瑣事隱秘私事第一次展現在更多的人們的眼前。

直播唯美畫面的背后

是青海移動人海拔4600米之上65天的堅守和奉獻

4月的長江源頭,仍然是深處隆冬的冰天雪地景象,長江正源沱沱河還是一條冰雪之河。高山草甸荒原牧草呈現一片枯黃之色,且多為積雪覆蓋,其實,下雪在長江源頭是不分季節的。不過,冬雪也掩蓋不住春的氣息,云天長空,不斷有斑頭雁矯健的身姿飛來,盤旋,降落在江源大地。它們長途跋涉,飛越喜馬拉雅山脈,在江源地區進行繁殖,組建“家庭”,生活一段時間。而海拔4600米的班德湖,湖中有兩個小島,湖水阻隔了野獸的侵擾,成為一個絕佳的宜家之地。

工作人員直播

斑頭雁孵化直播,通信保障先行。4月21日直播人員和志愿者進駐班德湖。時間緊,任務重,格爾木移動接到保障任務,倒排工期,立即組織部署,協調資源,付諸行動。4月,雖然不是施工季節,但移動人(含鐵通人員)毅然迎難而上,開始了艱難的網絡建設施工。

班德湖地處長江源頭深處,比鄰沱沱河。這里除了個別牧人,基本屬于無人區,沒有公路可通,沒有電力供應,沒有光纜、沒有基站,沒有任何通信網絡。欲做通信保障,須從無到有,從零開始。首先是從位于青藏公路邊唐古拉鎮的沱沱河移動通信機房到班德湖現場鋪設光纜,有兩條路由可選,一條是沿著車輛壓出來的簡易便道,通向班德湖,不過此路曲折迂回,所用光纜較長,在40公里以上;一條是沿著沱沱河北岸逆流而上,直達班德湖,線路較短,約38公里,不過沿線環境艱苦,維護難度加大。經實測,決定沿沱沱河邊布放光纜。由于這次保障屬于臨時性質,所以在布放光纜時除了跨河(沱沱河的幾條無名支流)采用立桿架空光纜外,沒有挖溝直埋,基本都是鋪設在荒灘之上,這卻在以后維護光纜的日子里,出現了幾次意想不到的故障(后文詳述),但在鋪設光纜當時誰也沒有想到。

施工隊隊長王永峰介紹了當時鋪設光纜的情景。4月5日到21日,移動施工人員為主、班德湖志愿者協助,一輛四驅車拉著一盤盤光纜在沒有路甚至沒有車痕的河邊荒灘上艱難顛簸前行,施工人員手里捋著光纜緊緊跟隨,沿河鋪設。同時,一大四小共五個支流河道兩岸,施工人員提前挖坑立桿,以便光纜架空跨河而過。五條支流,卻用了11個油木桿,原來那個大支流河道寬度達到287米,在河道中間立了一個木桿。

高原的天氣多變,立桿鋪纜的11天中,有4-5天在下雪。施工人員踩著冰河,冒著風雪,在海拔4600米、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一半的荒原,鋪設光纜,挖坑立桿,負重前行。據一位施工人員說,在這里抬著光纜,感覺比格爾木沉重了許多,尤其是一天行走下來,臨近收工時,氣喘心跳,手腳發軟。相比而言,立桿的人員更是艱難的多。一個3米的木桿重約80多斤,車輛只能停靠那條便道上,然后又2人抬著木桿,步行約二三公里,到達立桿之處。一個3米桿需挖80厘米的坑,這在其他地方確實輕而易舉,但在長江源頭 不一樣了。施工人員他們遇到的是千年凍土層,而且沒有機械化相助,只能使用鐵鍬、洋鎬和鋼釬。挖開地表三四十厘米,又韌又硬的凍土令洋鎬鋼釬無能為力。欲速不達,只能慢慢來,在凍土上點燃牛糞,慢慢煨烤,到第二天將十幾厘米融化層挖掉,再用牛糞接著煨烤。 這樣,一個80厘米的坑竟需要好幾天。幾個坑同時開挖,牛糞需求量大增,于是安排專人撿拾牛糞,成為施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工作。

王永峰說難度最大的是在哪個287米河道中立桿,施工人員穿著雨鞋,在冰冷的冰河中艱難地挖坑,遇到凍土時,現將水堵住引到一邊,然后點燃牛糞融化凍土。而班德湖現場架設的兩個基站,是8米高的大桿,需要1.7米深的坑,可能是臨近湖邊,在挖至1.5米時,滲出水來,無疑增加了難度,施工人員只能穿著雨鞋,在坑中繼續深挖。風雪總會不期而至,氣溫驟降之零下5-10度,施工人員只好穿著大棉衣保暖,但也給身體增添了負重。熔纖時由于環境溫度低,手指凍得麻木起來,只好呵氣暖手或體溫暖手,熔纖需要多次、更長時間才能完成。干活時間長了,高原反應悄然襲來,小榮等三個年輕人初上高原,盡管吃了紅景天等抗缺氧藥物,及時吸氧,但仍出現較強的高原反應,夜晚休息不好,白天干活費勁。

王永鋒說,4月8日,光纜鋪設到沱沱河鐵路橋下,拉光纜的車陷入河道,施工人員、志愿者齊心協力,挖了大半天,才將車弄出來。這海拔4600米上陷車挖車推車的一幕,至今想起,仍令人感動且珍惜。施工期間,他們常態化早6時左右從沱沱河駐站出發,晚上8時左右返回,中午靠饃饃開水充饑,說是開水,其實70多度 開了,而且在零下10度的環境里涼得更快。 這樣,累計投入施工人員119人次,施工車輛34車次,用11天完成了鋪纜,用7天完成了熔纖測試建基站開通等全部任務。

終于,班德湖現場豎起了移動基站,200M寬帶接進了直播間,中國移動網絡首次獨家覆蓋班德湖。

施工完成,交付常態化維護。駐沱沱河站點的李積國、郭文勇他們接過光纜基站和無形的網絡,同時感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網絡維護,雖然沒有施工建設那樣重的體力活,但是一份考驗高海拔中的耐力和工作中的操心活,尤其是網絡故障,更具突發性。5月7日或8日下午5時左右,沱沱河駐點接到省移動網管通知,說是通往班德湖的光纜斷了。當時駐守在沱沱河站點的李積國立即在機房通過OTDR測試,判斷出光纜斷點在距駐點向班德湖方向11公里處左右。于是立即和同事沿便道驅車前往11公里處停車,再步行2-3公里抵達沱沱河邊光纜斷點處。經查中斷原因,有點令人哭笑不得,原來,光纜有被動物噬咬的印跡,根據齒印大小,應該是牦牛啃咬的。當時風沙大起,氣溫降至零下10度左右,高海拔低溫導致光纜反復接續多次,直至21時左右才完成斷點處理。22時在返回沱沱河駐點路上手機有信號時,立即給網管打電話核實,得到故障消失的答復后,一顆心才放得下來。回到駐點的任務是趕快生火做飯。

無獨有偶,動物咬斷光纜的事還發生過一次。6月4日,記者在沱沱河站點,當時駐點維護員郭文勇給我講了一個他的同事張吉興夜修光纜的事。5月31日下午18時,張吉興接到網管通知,班德湖光纜中斷,經在沱沱河機房測試,約在前往班德湖方向8公里處。張吉興和同事立即開車到便道,步行前往查找,發現一處光纜有被噬咬的痕跡,判斷是高原旱獺所咬,但光纜未破。于是又前行1公里,找到一處接續點進行復測,最終確認旱獺將光纜咬扁,斷了其中一芯。于是,在零下20度的風沙寒夜,張吉興身著大衣,腳穿棉鞋,頭戴礦燈照明,一雙赤手(接光纜不能戴手套,防止細小纖維落到光纖上)熔纖接光纜,手凍僵了,用體溫暖暖,雙手搓一搓,經過近4小時的艱苦接續,終于搶通了光纜,于深夜11時返回駐點。

高原排障,不僅僅需要克服高寒的自然環境,而且還需要面對路上堵車。郭文勇說,有一次(大概是5月中旬,因為這樣的事太多且類似,他們有點記不清楚了)同事宋師傅前往排障時遭遇青藏公路大堵車,堵得實在走不動了, 一邊和網管電話聯系,一邊覓路邊便道繞行,最長的一次竟在海拔4500多米的風火山被堵一天一夜,而且還在下著大雪。

據統計,4月21日至6月10日期間,格爾木移動、鐵通在班德湖綜合通信保障中累計出動維護人員50人次,維護車輛20車次,巡檢光纜線路和設備4次,處理光纜線路故障3次,調整天線方向1次,處理傳輸設備故障3次、處理電源故障1次,測試互聯網專線帶寬1次。量雖不大,但在高海拔地區長距離奔襲,卻需付出加倍的體力和心力。

4G高速率,上網穩定流暢,百兆寬帶任我行。6月5日地球環境日,班德湖斑頭雁孵化正進入最后的直播階段,楊欣會長看到移動維護人到了現場,百忙中走近打招呼, 像招呼熟人一樣,盛贊移動網絡信號好,通過專線直播一點也不卡。一位姓鄭的志愿者、一位四川資深志愿者“孫大俠”以20多天的切身體驗,不僅通過專線網絡直播,而且通過手機 連線直播,感受到移動網絡的快捷和高質量,紛紛稱贊。現場采訪的電視臺記者,幾位年輕志愿者也紛紛表示,在如此遙遠的荒原,每天工作之余,通過手機給親人打個電話報平安,這是古人“天涯若比鄰”的現實版。

班德湖直播保障只是一段插曲

青藏線更大范圍更高層次的通信保障才是主題歌

截止6月10日,班德湖斑頭雁孵化直播圓滿結束,青海移動班德湖通信保障也圓滿完成。其實這次班德湖通信保障只是千里青藏線保障的一部分,65天的保障告一段落,更多個65天的保障正在青藏線一如既往地常態化進行著。在采訪完班德湖現場直播返程的路上,我在飽覽天路美景,同行的格爾木移動網絡部魯經理出于 習慣,發現了一處立桿歪斜,立即通知維護員郭文勇前來正桿。不久,我收到的微信顯示,小郭他們在雪夜中已經出發。其實,他們多數時間在巡線或排障的路上,青海移動維護員們,不,我更想稱他們是“天路行者”,他們正身體力行地訴說著一個個近乎傳奇的天路通信故事,譜寫著一曲曲時代壯歌。

一日兩餐制的故事。主角之一郭文勇說,長期工作積累形成習慣,青海移動青藏線維護人基本執行早晚兩餐制。一般早上8-9時吃飯,晚上9-10日吃飯,遇到堵車時,時間無限推遲。中午主要精力集中于工作,顧不上吃飯,或吃飯耽誤工作,長期以往,不吃也 習慣了,成為常態,好像身體內生物鐘也調了過來。

有一次(維護人員大多這樣說,因太多了,記不清具體時間),郭文勇到青藏線雁石坪基站巡檢,遭遇野狼,最近時相距20米,緊急之下,躲進鐵路邊的鐵柵欄里始得心安。還有一次,在開心嶺(不知誰命名的這個苦中作樂的地名)巡線,發現烏麗景觀塔基站上有老鷹做了一個窩,便登上65米的高塔進行拆除,老鷹盤旋環視,他終于戰戰兢兢地把鷹窩給“端”了。小郭說,景觀塔高處空間狹小,胖點還通不過去呢。看著他精瘦的身子,我信。

溫泉,與熊為鄰的基站。主角之一姚永紅等,2017年底,青藏線溫泉基站發生故障,姚永紅受命前往排障。晚20時左右,姚永紅一行分別在基站下的簡易機房和維護車內,監測和處理光纜凍害故障。突然,不知是誰低呼一聲:熊!沿著車輛的燈光,基站太陽能基板不遠處的山石間,陸續出現高大的高原棕熊的身影。一只、兩只、又一只,共四只!徘徊、張望在基站附近,距離車輛、機房人員僅十多米。基站與青藏線堵車的長龍尚有一段距離。姚永紅一行孤懸在青藏線之外,與四只高原棕熊對峙。三人不敢高聲語,一人盯著熊的動向,兩人大氣不出地迅速監測處理光纜凍害故障,忙著各自的工作。40分鐘,漫漫長夜。姚永紅等完成光纜檢修工作,驅車離開溫泉基站。人安全,光纜無恙,網絡暢通,而四只熊仍在那里張望。據說還有一次,維護人員被熊困在溫泉機房,龐大的熊身堵住房門,房內的維護人員在漫漫長夜等到天亮,棕熊離開時才出來獲得“自由”。

生命禁區的通信守護者。主角——青藏線移動群英,2017年7月,川藏主備光纜受持續降雨、洪水影響,致使進藏通信業務全部承載至青藏光纜線路上。青海移動人勇挑重責,緊急開展進藏業務保障工作。從格爾木昆侖山口至唐古拉山口間的光纜,埋在凍土層,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全長480多公里,最高點唐古拉山口海拔5230米,被稱之為“世界連續海拔最高的光纜”。光纜沿線高寒缺氧,時常雨雪風暴交加,不適宜人類居住,被稱為生命禁區,給光纜維護工作帶來極大的挑戰。

知難而上,迎難而進。青海移動人在昆侖山口至唐古拉山口緊急增加了西大灘、五道梁、沱沱河等5個維護駐點,組成四個光纜巡檢組分段進行地毯式巡檢,加強一干線路巡檢和盯防。巡檢一組,由張斌、王永勝、奎文磊三人組成,駐點格爾木,負責格爾木-西大灘段光纜、中繼機房的通信保障,海拔高度2800-4700米,保障光纜線路長度130公里,公路距離120公里。張斌說,他們每天至少巡線2次(早晚各一次),中途翻越4700多米的昆侖山口,單趟需要3小時左右,基本上一天基本上行進在青藏天路上。納赤臺因為去年曾發生過泥石流,是他們巡檢的重點,有時候為了節約時間,在路過納赤臺時,他們會放下其中一人,在此盯防。荒原等待近2小時是什么感覺?回答卻是“習慣了,也沒什么”。等到西大灘返回經過時,再把他帶上回格爾木駐地。沿途少村鎮,大餅咸菜礦泉水常是很“正規”的午餐。張斌說,他們這一段海拔算是低的,基本沒有高原反應。

巡檢二組,由宋志強、潘成海、郭文勇三人組成,駐點西大灘,負責西大灘-五道梁段光纜線路、中繼機房的通信保障,海拔4000-4800米,保障光纜線路長度143公里,公路距離136公里。這一段海拔漸高,高寒缺氧。當時我采訪時一直沒有聯系到他們,也許他們在巡檢的路上,不,他們肯定是在巡檢的路上!

線檢三組,由陳榮才、王德生、唐玉杰三人組成,駐點五道梁,負責五道梁-沱沱河段光纜線路、中繼機房的通信保障,海拔4600-5010米,保障光纜長度154公里,公路距離149公里。正是山高路遙,任重道遠。五道梁是青藏天路上氣候惡劣的地段之一,高寒缺氧,大風頻繁,有俗語說是“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又有人道“過了五道梁,難見爹和娘”。30多歲的陳榮才在青藏線已有五六個年頭了,算是一名老巡線員了。五道梁是一個小鎮,他們臨時住在一個簡易的賓館。晚上高原反應較重,頭疼胸悶,睡不著覺或很晚才能入睡,然后早早 醒來了。白天巡檢線路,最遠的光纜距公路約有1公里。只是這海拔4600米以上的來回2公里路, 算空身而走,也相當于在平原扛著一袋面行走啊。此處青藏公路施工較多,陳榮才說,這是他們的關注點,一怕施工開挖,二怕公路堵車。

線檢四組,由許顯忠、王永忠、才華杰三人組成,駐點沱沱河,負責沱沱河-溫泉段光纜線路、中繼機房的通信保障,海拔4500-4900米,保障光纜長度151公里,公路距離141公里。位于長江正源沱沱河的這個駐點是一個日常維護點,常年維持3個維護人員輪流替換駐守,平時負責從不凍泉至溫泉的三百多公里光纜維護。20多歲的小許正好輪流趕上進藏光纜巡檢,因為年輕,適應性強,小許說沒高原反應。他們三人在駐點一起做飯,駐點 是一個簡易而溫馨的“小家”。光纜在雁石坪經過一個小山包,巡檢時爬上去會氣喘。其實,他們眼里的相對高度百米的小山包,海拔當在5000米以上。

天路穿梭,一個星期,他們累計行程6350多公里。沒有豪言壯語侃侃而談,和他們對話,總是簡短而沉默,仿佛沒什么值得炫耀的。正是他們用自己的沉默寡言,連接著千萬人的千言萬語;他們用自己的孤寂單調,暢通著千萬人精彩豐富的網絡世界;他們守護著國之信息動脈,保障著人民的信息暢通。

壯哉,天路行者!點贊,青海移動青藏線維護員!他們無言,卻用行動傳承和譜寫著堅守、奉獻、責任的高原通信主旋律。

(責編: 于超)

標簽:頭雁     責任編輯:冷德友

上一篇:格薩爾商業街:見證創業與脫貧的力量

下一篇:沒有了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