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美麗云南·穿越自然保護區】余建華:滇金絲猴就是我的家人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索娜卓嘎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7-17 12:37
摘要:“金靈衛士”余建華。 13日凌晨5點半,白馬雪山 自然保護區萬物俱靜,這里的生靈沉睡著,等待著第一縷破曉的晨光。而在保護區內,維西縣塔城鎮響古箐村民小組的傈僳族村寨已經

“金靈衛士”余建華。

13日凌晨5點半,白馬雪山 自然保護區萬物俱靜,這里的生靈沉睡著,等待著第一縷破曉的晨光。而在保護區內,維西縣塔城鎮響古箐村民小組的傈僳族村寨已經亮起幾點燈光。65歲的護林員余建華已經準備好食物,徒步趕往滇金絲猴響古箐上組觀猴點。

“金靈衛士”余建華。

“到了觀猴點,首先確定猴群是否還在昨晚的夜棲地。如果不在了,得先找到他們。”余建華身材削瘦,但身子硬朗,步伐穩健。他說自己的工作是:跟著猴群跑,除了投喂?充食物外,還要觀察它們的生活區域,看食物夠不夠,有沒有猴子生病,遇到危險物要清除免傷到猴子,一直到晚上8點多,猴群找到夜棲地后才能回家吃晚飯。

這是余建華和護林員同伴們的日常工作,雨雪無阻,年復一年。

山林精靈--滇金絲猴

身份轉變:從第一獵人到第一護林員

余建華從18歲開始打獵,一直到45歲。“大到野豬、熊,小到野雞、野鴨,都是我的獵物。”余建華回憶獵人生活,語氣莫明,似乎那個身份已經和現在的自己形成了一 割裂。“但是從來沒有獵過猴子。”這句話他說得十分肯定。

“金靈衛士”余建華。

促使余建華身份轉變的,是當時維西縣林業局的一位局長,現已退休。“因為我是最會打獵的,那位局長找我勸我做護林員,把打獵的本事用在保護獵物上。”1997年,余建華有了新的身份。這個決定,讓他每天15元到20元的打獵收入變成了每天6元的護林員補助。家里人因為這個天天和他吵架,而他以前做獵人時的朋友也覺得受到“背叛”,但余建華的決定未曾動搖:“我喜歡猴子。”

觀念轉變:從護林員“老余”到“小余”

兩年之后,林業局決定再招4名護林員。這一次,余建華 到村里一家一家地請人。那時候的余建華,儼然成為護林護猴的帶頭人。

“我覺得,人不能只看眼前的得失,而要看長遠的發展。如果有一天,山里的樹被砍光了,猴子不再出現在響古箐,那才是最大的損失”余建華感慨道。在余建華小的時候,曾經聽爸爸媽媽唱過一首古老的傈僳歌謠:“山上的鳥兒和動物,因為有了樹才來這里。當樹開花時,鳥兒歡唱動物跳舞。”

護林員的早餐

傈僳人對大自然的這份熱愛一直在沿續著,隨著余建華的堅持,越來越多的村民愿意與之為伍,愿意加入護林員之中,愿意為滇金絲猴的繁衍生息出一份力。時至今日,在塔城鎮響古箐一帶,像余建華一樣的護林員有20多位,更有意思的是,他們基本都姓余,從“老余”到“小余”,一代代護林員,守護著這座雪山上最美的精靈。

山林精靈--滇金絲猴

猴群轉變:從一見 跑到互相呼喚

最開始,猴子看到余建華 會轉身跑掉,然后遠遠的觀望。余建華已經記不清,猴群第一次吃下他投喂食物的具體時間,但是當時的心情仍然記憶猶新。“終于肯吃了!太感謝了!”這一句“感謝”的心聲,與其是感謝猴子們終于接受自己,不如感謝自己長達十年如一日地對猴群的付出終于得到回應。

“那個時候,天天跟著猴子走。”天長日久地相處,余建華知曉了猴子們的喜怒哀樂,甚至能聽懂“猴語”。

“喔,喔,喔,阿刮捏?”(喂,你們在哪兒?)

“嗯嗯,嗯嗯,嗯嗯。”(在這里,在這里)

山林精靈--滇金絲猴

當余建華和護林員用一聲聲悠長的傈僳語向猴群呼喚時,從遠方昏暗的林子里傳來猴群的應答聲。這一幕讓人感動不已。

山林精靈--滇金絲猴

“現在,猴子 像我的家人。有時候兩天不上山,心里 不舒服。”余建華望著從林間呼嘯而來的猴群,眼中盡是柔情。但別以為他是個好說話的人,一旦有其他人越過警戒線,哪怕是領導,他都會怒視喝退,“你不許進來!趕緊退出去!”

一旦有人進入警戒線,余建華會指著他讓他出去,以免驚擾猴群

“猴群有自己的秩序,我們要尊重它們在大自然中形成的生存法則。”余建華說,護林員們都一直堅守這個底線,不過多打擾猴群。

“金靈衛士”余建華。

(責編: 于超)

標簽:金絲猴     責任編輯:索娜卓嘎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