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四川老師為玉樹孩子點贊:“終未負千里之托”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扎西曲宗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7-24 07:58
摘要:6月9日,青海玉樹,高考結束第二天,老師們把檔案發到學生手里。受訪者供圖 三年前,由“ 殊黨費”全資援建的四川什邡七一中學,開設了玉樹什邡班,接收了第一批同樣經歷過地震

6月9日,青海玉樹,高考結束第二天,老師們把檔案發到學生手里。受訪者供圖

三年前,由“ 殊黨費”全資援建的四川什邡七一中學,開設了玉樹什邡班,接收了第一批同樣經歷過地震創傷的玉樹學生。今年高考前,7位四川什邡七一中學的老師陪同85名玉樹班考生,遠行1700多公里,回到玉樹參加高考。

6月25日,第一批玉樹班考生,迎來高考發榜的日子。85名學生中,有31名本科上線,其中,理科班的桑丁考進了青海玉樹全省前50名。

查成績 玉樹考生傳來喜訊

6月25日早上7點多,四川老師梅桂花 在班級微信群里發了一段文字:今天 出成績了,親愛的們,這些天我一直都在默默地祝福,我的心情比你們還激動、還緊張、還忐忑。

“不管考好考壞,不管結果如何,你們都是我最親愛的孩子,余生很長,我們還可以繼續努力。”梅桂花最后說。她告訴記者,之所以說這話,是擔心同學們考差了 不跟老師說自己的成績,“提前給同學們打個預防針。”

25日是青海省2018年高考放榜的日子,這一天中午12點,85名玉樹什邡班的考生,也守在電腦前,等待查詢自己的高考成績。

6月1日,什邡七一中學的7位老師,行程跨越1700多公里,陪同兩個玉樹班的考生,從四川回到青海玉樹參加高考。四川老師千里送考,經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報道后引起廣泛關注。

9日下午考試結束后,經過半個月的等待,25日中午1點鐘,班級群里又熱鬧起來了。“孩子們都把自己的成績,截圖發到微信群里。”盡管沒有什么多余的話,但一個擁抱的表情符號, 讓身為理科班班主任的李大軍知道他們的心意,“這些孩子很單純,不世俗。”

25日晚間,什邡七一中學對外公布,85名玉樹班考生中,有31名過了本科線。其中,理科考生桑丁478分居青海省第44名,文科考生尕尼瑪以501分居青海省第146名。

超一本 想上中央民族大學

很多玉樹班考生都住在草原深處沒有通訊信號的地方,尕尼瑪也是如此。

25日一大早,尕尼瑪和父親 趕了三個小時的車,從牧場所在的下拉秀鄉趕到玉樹,此行的主要目的 是查高考成績。

裸分501分,當這個數字跳出來時,父親比尕尼瑪還要激動。“你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自己這么多年上學的努力也沒有白費。”父親對尕尼瑪說。這個成績,不僅是玉樹什邡班文科班的最高分,也是青海省第146名。

“哥哥姐姐小時候沒有上學的條件,他們只能跟著父母放牧。”尕尼瑪說,他有了讀書的機會,并且能到四川讀書,因此更加珍惜。

理科班的桑丁,也在這一天到城里查高考成績。478分,他考到了青海省第44名。得知兒子的高考成績,桑丁的父親當即表示,要給他買一部新手機作為獎勵。

今年21歲的桑丁看到成績的那一剎那,他堅定了自己的目標——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學。而尕尼瑪的目標則是成都的西南民族大學。

有感動 “想念四川讀書時光”

尕尼瑪直到現在還記得,2015年中考后的那個暑假,他生了一場大病,直到9月到什邡時都還沒有康復。“再加上陌生到環境,加重了心里的孤獨。”他說,是學校老師的關心讓他找到了家的溫暖。

“老師對我 別好,一到學校, 問我哪里不舒服,把我帶到當地醫院,給我看病買藥。”尕尼瑪說,此后的三年里,一想到這段回憶 十分感動。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和班里另外4個同學沒有回家過年,留在學校補習功課,班主任李老師把我們接到他家,一起包餃子,吃團年飯。”這是桑丁記憶最深的事。

理科班班主任李大軍告訴記者,過年那幾天,他把5個遠離家鄉的學生接到自己家里住了三天。為此,他自己沒能回老家過年。讓李大軍感到欣慰的是,5個學生中, 有三個在高考中表現出色。除了桑丁,還有江永生格、東周才仁都考了453分,居青海省第105名。

離開四川還不到一個月,玉樹班的考生們已經開始想念這個第二故鄉。尤其是7位老師陪他們回去高考時,都在高寒環境中,產生了高原反應,文科班班主任梅桂花老師還生了病。這讓他們很掛念。

“這些天里,我們一直和老師保持著聯系,成績出來填報志愿時,也要和老師商量,聽聽老師的意見。”尕尼瑪說。

有遺憾 “希望他們未來更好”

“這個成績沒有辜負各級領導、愛心人士對孩子們的關愛,沒有辜負玉樹的父老鄉親,入學時他們成績都不好,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我為孩子們的努力點贊!”看到考生們的高考成績后,梅桂花對記者說。

除了欣慰,李大軍心里,卻還有些遺憾。讓他遺憾的是自己班上的更求拉格,這個體育 長生專業課成績考了全班第一,但文化課卻沒有過線。而 在高考前的3個月,更求拉格的父親剛剛去世。

3月初的一天,更求拉格的媽媽給李大軍打了個電話,跟他商量是否把父親去世的消息告訴更求拉格。“我說孩子已經是成年人了,有權知道這個事情, 跟他說了。”

“我跟更求拉格說,你可以今天哭、明天哭,但三天內必須把情緒處理好,哪怕到時候拿著錄取通知書到你父親墳上大哭一場都可以。”李大軍記得,當時更求拉格表現得很堅強,“我都覺得很感動。”

成績出來后,更求拉格對李大軍一連說了好幾個“對不起”,覺得自己辜負了老師。這 時候,李大軍除了安慰他,還要幫他拿主意。“我建議他再復讀一年,來年再考,應該沒有問題。”

遺憾之余,李大軍還有很多事要做。這幾天,他正在外地參加學習,但還是讓一個學生給他寄了一本青海省今年的高考錄取指南,他得抓緊時間鉆研透徹,然后才能指導學生們填報志愿。

“這些是我們老師應該做的事情,只希望他們未來發展得更好。”李大軍說。

(責編: 于超)

標簽:玉樹     責任編輯:扎西曲宗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