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扎根在雪域高原的羊拉派出所:民警在這里就職要過“四關”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錢漢祥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9-25 18:24
摘要:蟲草山的邊界 金沙江西岸的云南迪慶州德欽縣羊拉鄉掩映在海拔3500米的崇山峻嶺中,東于四川巴塘縣、得榮縣隔江相望,西北與西藏自治區芒康縣徐中鄉接壤,猶如一個楔子,是云南

蟲草山的邊界

金沙江西岸的云南迪慶州德欽縣羊拉鄉掩映在海拔3500米的崇山峻嶺中,東于四川巴塘縣、得榮縣隔江相望,西北與西藏自治區芒康縣徐中鄉接壤,猶如一個楔子,是云南省行政區劃圖上的最北端。今年5月,正當外界萬物復蘇,處處春意盎然的時候,羊拉鄉猝不及防地降了一場大雪,在當地人眼里,這里常年只有兩個季節,一個是在冬季,另一個則是大約在冬季。

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了羊拉鄉邊界穩定的重要性。上個世紀60年代末,德欽縣公安局在此建立了羊拉鄉派出所,50多年來,一代代民警們在艱苦險惡的自然環境中打擊違法犯罪,服務藏區群眾,用青春和熱血書寫了“羊拉精神”。潛移默化中,大家都很贊同一 說法,即在這個地方能堅守 是一 奉獻。

進蟲草山的崎嶇路

鏡頭一: 馬背上的派出所

羊拉在藏語中的意思是牦牛的角尖,山高谷深,地廣人稀是此地較為顯著的 點。羊拉鄉下轄茂頂、甲功、規吾、羊拉四個行政村,108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1024戶村民,共有52個村民小組。

今年53歲的退休民警阿柱精神矍鑠,回憶起1988年至1990在羊拉鄉干派出所所長的時光,直爽的性格讓他顯得有些激動。阿柱介紹,1999年之前,羊拉鄉沒有一寸公路,放眼望去都是陡峭的大山,出行一直是困擾當地村民的問題。剛去的時候,他帶著4個民警,還有一匹馬和一頭騾子,然而,發現人在這里的生活都成了問題,更別說還要養活兩頭比人還能吃的動物,后經單位同意果斷將騾子 了。“從最北端到最南端,民警走一趟需要10多天,這時候馬派上了用場,其背上的一個口袋馱馬料,另一個口袋馱民警的口糧。”阿柱說,這匹馬成為了他們的“戰友”,出門總帶著它一起翻山越嶺,所以從來也不曾騎過一次。為了減輕馬的負重,3名民警下村走訪時,只帶一套行李借住在村民家,等到晚上睡覺時,3個人只能橫著蓋一床被子,大家的腳都露在了外面。

早年的羊拉派出所民警

60年代建的羊拉派出所,后面改造成一座土木結構的兩層小樓,阿柱表示,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很享受這樣的居住環境。誰料,冬天來臨時,寒風呼嘯而過,整個房子都在吱吱作響。雨后天晴,房子木板發生收縮,再次下雨時,形成外面大雨屋里小雨的尷尬場景。后來,有民警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意買了幾個盆用來接房間里的漏雨。

隨著工作的需要,羊拉派出所新招了一名當地人進來做輔警。除了常規的工作外,年初時,羊拉派出所有一項工作是必須完成的,即進村小組開展法律宣傳,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等到年底時,又要去和做得好的村子進行交流,同時也做一下宣傳工作。去德欽縣城對他們而言是既向往又擔憂,因為去一趟來回得3天時間,要翻越5000多米的大雪山。

阿柱坦言,當時5個人的生活是他最大壓力,為了讓馬能夠吃飽也是絞盡腦汁,秋天 要進村收集馬料,以備冬天之需,對于人而言,因缺少蔬菜,只能吃罐頭,然而,鄉上物品的價格卻高于縣城的兩倍之多。第二年,他們有了經驗,一旦有進城的機會 采購面條、臘肉等易于保存和運輸的的東西,把派出所周邊的空地都 上蔬菜,吃不完的 制作成干菜。“一年到頭,想吃塊新鮮豬肉都極其困難,因為村民自家都不夠吃,所以不對外 。”阿柱說,只能想辦法打河里魚的主意。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他們咬緊牙挺過了三十多年,這個派出所被稱為云南最后一個“馬背上的派出所”。

去年,阿柱的兒子扎史品初被分派到羊拉派出所任交警中隊長,有一天半夜,他接到了兒子打來的電話,說自己睡不著。作為過來人,阿柱只能安慰他看書、數綿羊……電話那頭的扎史品初卻稱這些老舊辦法都試過了,并沒有什么效果。

前來辦事的群眾

鏡頭二: 云端上的守護神

2005年,新的羊拉派出所終于建成。三層磚混結構的樓房具現代派出所的模樣,住宿區、辦公區、食堂區合理,還配上了電腦、電視、太陽能洗澡間。雖然,羊拉派出所的軟硬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有限的辦公房間還是不夠使用,有些辦公室的門外掛著兩三塊指引牌,一房多用成為了常態,住宿區的房間也未能實現一人一間。盡管民警的人數得到了擴充,7名民警和5名輔警的平均年齡27歲,但是民警人均181平方公里的轄區,仍舊讓人發愁。

“他們必須負重前行。”把年輕的民警分派到偏遠的羊拉,其實,德欽縣公安局局長張國忠的內心也十分糾結,因為民警們從來沒有向他說過半句怨言。張國忠認為,在這里 職的民警,必須要過四個關,首先是車輛技術關,其次是身體素質關,再次是語言交流關,最后是堅守思想關,否則根本無法開展工作。

“人在天上走,鷹在腳下飛。”這是外界對羊拉盤山公路最生動和直接的描述,6月底,這里開始進入了雨季,塌方、落石、路基坍塌時有發生,所以公路邊上常見在石頭上刷上紅色油漆作為警示。90后的扎史品初雖然是一名德欽人,但在沒分派到羊拉派出所之前,他從未踏足過這里。第一天來到這里的場景,他一輩子也無法忘懷:“一邊開車一邊默默流淚,心理一直在嘀咕,開了半天,怎么還沒到。”

羅仁檢查卡點的民警

去年1月份,德欽縣公安局在羊拉鄉通往西藏芒康和四川的三叉路口上建立了羅仁檢查卡點,作為云南最北端的公安檢查卡點,主要承擔著對過往車輛的查緝和服務管理工作。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由一頂塑料帳篷撐起來的檢查卡點設置在半山腰的公路邊上,其前方是公路和一面高大聳立的懸崖,后方則是讓人腳下發麻的深淵,簡陋的帳篷隔間內還放置有兩張床鋪,睡在這里猶如在半 。

在扎史品初看來,老天爺不下雨或不下雪對他們而言 是 的天氣。每年三月至四月,這里都會有大風呼嘯而過,等到六、七月雨季來臨時,塌方和泥石流 像“老朋友”一樣,會不經意間出來打個照面。最讓人頭疼的還是冬季,一旦道路結冰 會封路,封路則意味著外面的任何物資都進不來,他們的主菜 會變成泡面。“超市里各 方便面的味道幾乎嘗遍了。”扎史品初笑著說。

民警和村民

鏡頭三 : 老百姓的貼心人

“警官,你們能不能來幫我栽當歸苗,我一個人實在忙活不過來。”近日,47歲的甲功村村民農布向羊拉派出所的民警發送了一條微信,隨后,派出所安排了9個人來幫他,這讓農布又驚喜了一次。據了解,2005年,農布因斧頭砍到腳,后來變為股骨頭壞死,在外求醫數年也沒有改善,一度癱瘓在床,治療不僅花光了家里的積蓄,還欠下了數十萬元的債務。所幸,去年在迪慶州里的幫扶下,做了手術,按照貧困政策報銷了16萬多元,剩下的2萬多則靠派出所民警的捐款。如今,他已能行走自如,家里完全沒有了負擔,妻子在外面打工貼補家用,孩子在奔子欄鎮上學。

農布說,從2014年開始,派出所民警 一直幫扶他們家。談及第一次向求助時,派出所安排了7名民警前來幫他掰玉米。“忙的時候,我們基本上每個月都會來農布家里一次,閑的時候兩周來一次。”羊拉派出所現任所長頓珠培楚介紹。

此外,為了更好地服務羊拉鄉的村民,派出所的民警會定期去拜訪甲功村德高望重的65歲老人此稱,因他曾任職村干部,對村里的情況比較熟悉,也是一名老黨員。除了和老人拉家常外,民警更多的是“取經”如何處理鄰里矛盾,以及如何同村民們建立好關系。

在老人眼里,原來的派出所由于警力不足,根本無暇顧及有些地方的小問題,所以只能依靠“治保委員”。如今,鄉里的社會治安、交通安全、民風民俗方面都得到了較大提升和改善,實現5年沒有發生過一起刑事案件,每年治安案件在2起以內的好成績。

新蒼駐扎點

鏡頭四 : 蟲草山的忠誠衛士

每年的5月至8月,是羊拉鄉的“蟲草季”,當地部分村民瞅準了這個發家致富的機會,組隊上山“挖寶”。值得注意的是,云南德欽縣羊拉鄉甲功村李明片區的蟲草山與西藏芒康縣徐中鄉咱里丁小組的蟲草山是同一座大山,兩地的邊界以山脊為界,現在此處掛有經幡,村民們很容易 能判斷出分界點。多年前,咱里丁的蟲草山被封為神山,這里的動植物都被保護起來,隨著自然的繁育,山上的蟲草和貝母對羊拉鄉人而言是一 難以抵抗的誘惑,導致有村民偷越邊界去采摘,誰料,咱里丁有村民潛伏在山上,一旦發現偷采行為 出來抓人,矛盾和沖突一觸即發。

基于此,羊拉鄉派出所只好派出警力駐扎在海拔4300米至5029米的地方,每天陪同挖蟲草的村民早出晚歸,防止發生越界偷采之事發生。去到位于半山腰的新蒼駐扎點之前,民警要先經歷一場“兇險考驗”,從山腳一直往上騎行大約一個小時的摩托車,而不足一米寬的崎嶇山路穿梭在崇山峻嶺中,稍不慎 會車毀人傷。

今年駐扎在此已28天沒洗過一次澡的民警甲巴培楚告訴記者,早在2015年,所里租住了村民的放牧點作為駐扎點,雖然配備了衛星電話,但每日要騎行20分鐘的車程出去才能找到信號向所里匯報情況。他表示,在這里如同與世隔絕一般,完全沒有了時間概念,有手機卻無信號,每天晚上以重復地翻看手機里親人和朋友的照片打發時間。有時候,向父母匯報平安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想說自己過得不好,又怕他們擔心,說過得很好,又張不開口,心里十分矛盾。”

“在山頂上能看見西藏和四川的村落,但風景再美也只有自己一個人欣賞,等多日換崗下山后才能發條朋友圈向好友們證明自己還活著。”從縣公安局抽調來此支援的民警次仁都潔苦笑說,每天自己在山上要走10多公里,學會承受寂寞是一件很考驗人的事。

進山的摩托車

前幾日,甲巴培楚在山上騎摩托車載著次仁都潔返回駐點的時候,連續翻了兩次車,后座的次仁都潔眼睜睜看著他飛了出去,折騰了半個小時,才把摩托車弄到路上。甲巴培楚鼻梁上的傷現在都還沒痊愈。

提及這里的生活,次仁都潔說,雖然駐點有一口高壓鍋,但看似簡單的將米煮熟卻需要技術,耗費3個小時煮出來的還有可能是夾生飯。另外一個駐點缺水嚴重,25升的一桶礦泉水村民們售價75元,所以洗澡對于他們來說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與此同時,駐點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腳臭的民警要在最后洗腳。

迪慶州公安局副局長李光也曾多次去過羊拉檢查工作。他說,派出所的民警們把群眾的利益放在心上,拋家離子到此,為的是頭頂的警徽,肩上的責任和心中的信仰。

(責編: 于超)

標簽:在這里     責任編輯:錢漢祥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sydszy.tw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九肖公式规律